单仁平:历史复制了贸易战中的扰乱视听者

一篇题为《对贸易战的一点感想》的网文上周在互联网上传播,文章由 孙立平春秋笔 公众号发出,引来有人对清华大学一位教授的猛烈批评,该教授随后表示文章和公众号都与他没有关系。

《对贸易战的一点感想》将美方对贸易战的责任撇得一干二净,并且指责中国社会在用 战争思维 来分析美国对华的 合法行为 。文章将美国违反世贸规则对中国产品大规模征税和违反商业道义对华为等公司的断供做了荒诞的比喻,称这相当于一个天天给你送花的人有一天突然不送了,你不能因此而责怪人家。

这篇文章究竟是什么人写的,我们无从而知。然而中国社会这么大,有这种怪诞的声音发出并不奇怪,它的作者是谁大概并不重要。

美对华开打关税战以来,互联网上不时冒出一些给美方极端势力帮腔、要求中方反思并且无条件让步的帖子,应当说同样不奇怪。除了对策略本身的认识分歧,个人或小群体与主流社会不同的具体利益也会导致这种情况。毋庸讳言,中国的确有极少数人更希望看到美国成功压服中国,他们的这种态度可以从社会多元化的角度得到解释。

需要指出的是,上述极个别声音与中国14亿人大社会的主流声音比起来原本微不足道,但互联网放大、强化了他们的声音,使它们听上去更加刺耳。

我们不应试图也无法做到把社会围绕贸易战的看法变成统一的声音,21世纪的中国只能接受多元化作为我们社会迎接重大挑战时舆论生态的基本面貌。但这不意味着意识形态上的放弃,我们需要同时致力于超越它,实现必不可少的、强大的国家团结。

我们希望,在政府和主流舆论力量的引导下,中国社会能够排除各种极端声音的干扰,围绕当前局势形成以下重大共识。

第一,美国在对中国发起一场全面的战略施压,中国需要通过坚决的抵制赢得与美国的平等谈判权利,惊慌而无原则的退让会助长美方的嚣张气焰,从而对中国造成更为严重的长期战略损害。

第二, 主降派 在哪个时代中国面临外部严重胁迫时都会出现,尽管在现代社会条件下他们有发声的权利,但他们无疑在把个人和小群体的利益置于首位,他们没有与中国绝大部分公众同心同德。中国历史一定会以中华民族的利益为本位对他们的表现给予负评和谴责。

第三,当前应尽量把舆论斗争的重心锁定在对外方向上,我国社会内部的争论不应过于突出、激烈。在这个问题上,我们不该与美国社会做 攀比 ,好像那边争论很激烈,我们这边就应同样如此。要看到两国体制不同这一现实,还要看到美方逞能发动贸易战必然导致的舆论分裂。中国社会更高的团结是我们的优势,而决非短处。

第四,中国今天的对外开放面是近代以来最大的,社会经济成分、人们的利益格局则是新中国以来最为多元的,而社会团结的政治资源也是当今世界各国中最充足的。这一切会让中方在这场对美博弈中的集体表现别开生面,我们会整体上更有弹性和韧劲,支点更多,以多手对付美方多手的能力更加充裕。

第五,这是中国社会很长时间以来第一次迎击外部的重大挑战,不能不说我们对开展这样的博弈有点生疏了,社会上难免有一些人感到担心。然而有党中央的坚强领导,有各领域主流群体的众志成城,一些犹豫的人会逐渐跟上大队伍的,极少数别有用心者在搞些小动作的同时,最终也只能自认孤立和边缘。(作者是环球时报评论员)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天津新闻 » 单仁平:历史复制了贸易战中的扰乱视听者

赞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