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昌奎死刑,从近年几起大案看死刑判决争议

[摘要]生命永为天地间最贵,所以关于死刑议题一直在讨论,尤其是近几年,国内多起死刑案件 李昌奎案、药家鑫案等死刑案件引发许多争议,某种程度上使废除死刑的呼吁从窃窃私语走到前台。

“每当我判一个人死刑,都秘密地向他的灵魂祈求,要他原谅我这么做,我判他的刑只因为这是我的角色,而非因为这是我的意愿。” 这是民国法学家吴经熊写下的一段话,他曾任上海特区法院院长,签署过不少死刑判决。

生命永为天地间最贵,所以关于死刑议题的讨论在国内、国际间一直在讨论,尤其是近几年,国内多起死刑案件 李昌奎案、药家鑫案等死刑案件引发许多争议,某种程度上使废除死刑的呼吁从窃窃私语走到前台。

李昌奎案:

民意所归但非民意胜利

李昌奎,云南省巧家县茂租乡鹦哥村村民。2009年5月16日,将同村的19岁女子击昏后强奸,之后将此女子与其3岁的弟弟一同杀害。2010年7月15日一审判决:李昌奎死刑,并处剥夺政治权利终身。2011年3月4日,二审结果为故意杀人罪、强奸罪判处李昌奎死刑,缓期二年执行。8月22日,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对李昌奎案件进行再审,判处李昌奎死刑,2011年9月29日,经最高人民法院核准,李昌奎在昭通市被依法执行死刑。

李昌奎案曾引发民意沸腾,一审时被判处死刑后,二审却离奇改判死缓,相当多的法律人士对这种畸轻量刑表示不满。最初,云南高法坚称此案改判合法,云南高法副院长甚至认定此案改判将成为十年之后中国法治的标杆。然而,云南高院却马上启动了再审程序,最终,云南高院判处李昌奎死刑。

当时,有媒体认为,李昌奎的死,可能是民意所归,但不意味着“民意的胜利”,甚至认为,民间对终审案件有质疑,法院就必须再审,给大家一个“满意的结论”,那并非法治之福。

夏俊峰案:

周强强调要司法公正

2009年5月16日,小贩夏俊峰因与城管发生争执,持刀刺向3名城管并致其中2人死亡1人重伤。在案发4年4个月零9天后,经最高人民法院核准,夏俊峰于2013年9月25日被注射执行死刑。一审宣判后,夏俊峰不服,提起上诉。辽宁高院经于2011年5月9日作出终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此案从发案到最终夏俊峰被执行死刑,历经4年多时间,而从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终审裁定到最高人民法院核准死刑,中间经过长达两年多时间。如此漫长的时间至少说明各级法院在处理这起案件时,充分考虑了各种因素,处理起来更是非常谨慎的。

由于媒体的报道,此案受到了公众的广泛关注,同情夏俊峰的声音一度很高,人们期望最高人民法院死刑复核程序会给夏俊峰一线生机。但对于夏俊峰的死刑,最高法院院长周强曾强调“(夏俊峰)是一个摊贩,摊贩杀了两个城管,重伤了一个城管。正因为他是摊贩,而大家对城管有误解、有意见,当时就有些人说他不能杀。”周强强调,法律就是要严格遵守,“关起门来我们吵一架,就把有意见的杀掉了,(如果判定)正当防卫,这个社会将天下大乱”。周强说要公正司法,“不能因为贫困,就可以为所欲为。更不能因为你富贵,就超越法律”。

药家鑫案:

若在美国药家鑫不一定死刑

2010年10月20日深夜,西安音乐学院大三学生药家鑫驾车返家,途中撞倒骑车女子张妙。药家鑫不仅没有及时送其就医,反而将伤者连刺8刀致其死亡,随后驾车逃逸。2011年4月22日,西安市中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药家鑫死刑,陕西省高院二审维持一审判决。6月7日,药家鑫被执行死刑。

当时,有法学专家指出,有人提出,若在美国,药家鑫却不一定会判死刑。美国和中国一样是保留死刑的国家,但50个州当中有23个州已经废除或明确表示不判处死刑。美国的谋杀罪分为一级谋杀和二级谋杀,在保留死刑的地区,也只有一级谋杀可以判处死刑。药家鑫涉嫌案件手段残忍,但他的杀人动机是临时起意,还不能确定为预谋杀人,杀害的目的也不是为了折磨被害人为目的,所以应该属于二级谋杀,不在判死刑之列。

唐慧女儿案:

凸显严格控制和慎重适用死刑

2006年,年仅11岁的女儿遭到多人强奸、轮奸,被强迫卖淫。母亲唐慧发现之后救出了女儿,并多次到公安机关要求立案,结果却不了了之。为此,唐慧多次进行上访,此案当时经媒体披露后引发全国轰动。

该案由永州市中院一审,湖南省高院两次发回重审。2014年9月5日,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对周军辉、秦星强迫卖淫、强奸、组织卖淫二审重审案进行公开宣判:周军辉犯强迫卖淫罪、强奸罪,决定执行无期徒刑;秦星犯强迫卖淫罪、组织卖淫罪,决定执行无期徒刑。

虽然唐慧对于最终判决并不满意,但法律界认为,唐慧女儿案“翻烙饼”式的诉讼过程和最终结局,集中反映了我国死刑复核程序在确保公平正义方面的重要性。超越案件本身处理结果来看,对周军辉、秦星的司法审判,凸显了死刑复核作为“严格控制和慎重适用死刑”程序机制的重要作用。

(腾讯新闻综合人民日报、北京晨报、、、北京青年报等报道)

本文标签:李昌奎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天津新闻 » 李昌奎死刑,从近年几起大案看死刑判决争议

赞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