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籍善本数字化,功在当代利在千秋

【“文脉颂中华·e页千年”中华古籍善本网络主题传播系列稿件五】

作者:山东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历史系主任 杜立晖

“讲清楚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是中华民族的突出优势,是我们最深厚的文化软实力。”在承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诸多载体中,古籍善本无疑是内容最丰富、价值最高者之一。当前经过全国古籍普查以及《中国古籍善本书目》的编纂、修订等工作,我国古籍善本的家底已基本摸清,这使得对相关古籍的保护、修复更具针对性。同时,文化部、国家图书馆等部门陆续推出“中华再造善本数据库”“中华古籍资源库”等项目,为实现我国古籍善本的数字化迈出积极步伐,为相关古籍的利用提供了便利。

以数字化作为古籍善本保存手段是时代发展必然趋势

在我国存世的善本古籍中,宋以前的寥寥无几,而宋代古籍今亦非常稀见,有“一页宋版,一两黄金”之称。之所以更早期的古籍会逐渐消失,多与战争、自然灾害、鼠啮蠹蚀及生态环境等不可抗拒的因素有关。从这一角度讲,时间久远的古籍渐次消亡是不可逆转的规律。为了能让相关古籍保留下来,缩微胶片成为重要的手段之一。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在全国图书馆文献缩微复制中心的带动下,我国各大藏书机构便开始了古籍善本的缩微胶片制作工作。在数字化时代来临之前,缩微胶片成为了保存古籍的重要方式。

但缩微胶片有其不足。一方面绝大多数缩微胶片为黑白胶片,全真彩色胶片的数量非常有限。而在黑白胶片中,古籍原有的朱书、蓝书等彩色信息,甚至包括一些较淡的墨书,往往都无法显示。同时,缩微胶片仅复制了古籍的正面,对于公文纸本文献等双面书写古籍的背面,却未予关注。因此,目前缩微胶片所能提供的古籍信息量不够全面,且清晰度有限。另一方面,并非所有的古籍善本都拥有缩微胶片,虽然至今已对数万种古籍进行过缩微处理,但相较于19万种左右的古籍而言,胶片的数量依然不足。

相对于缩微胶片,经过高清晰数字化处理的图片,可以更全面、真实地反映古籍的文本信息。因此,在当今数字化的时代背景下,利用数字技术对相关古籍善本进行高清晰处理,无疑是保存古籍有效的手段,而从当前欧美等国家的做法来看,这也是当今世界保存古籍的新趋势。

数字化是解决保护与利用的最佳方案

古籍的保存,其最终目的是为传承中华传统文化服务,而要实现文化的传承,古籍必须得到利用。然而,古籍的保护和利用却是一对矛盾体。对古籍的保管机构和管理者而言,其重要职责是尽可能地使古籍不受损坏,让古籍更久远地保存下去。因此,相关机构不仅建立了较为严苛的阅览规章,如国内外比较通行的做法是,凡有缩微胶片者,不允许查看原书,甚至有些年代久远的古籍即使没有胶片也基本不能查看原书;而且,在湿度、温度等不达标的情况下,不允许查看原书,且只能抄录,不能拍照等。而且,有些藏书机构视某些古籍善本为“镇馆之宝”,不允许出库,也即无从阅览。为此,蒋寅先生曾发出“只有使用才能实现古籍文献保存”“只有使用才能使古籍获得最完整的保护”的呼吁。

古籍保管机构和管理者是古籍的守护者,而阅览者、使用者,则是古籍承载文化内涵的发掘者、传承者、传播者,两者对于古籍善本而言,都非常重要,古籍善本的保护和流传,缺其一而不可。然而,在当前缩微胶片所提供的信息不足,古籍原件查看又比较困难的情况下,势必造成保护者与利用者之间的矛盾。

要解决这一矛盾,古籍善本的数字化无疑是最佳方案。通过对古籍的数字化扫描,一方面可以使相关古籍免受阅览带来的伤害,更好地保存古籍;另一方面,又可以使读者全面了解相关古籍的文献信息。同时,数字化的传播平台还可以使读者足不出户即可实现对相关古籍的阅览,这大大节约了时间和人力成本,提高了利用效率。

古籍善本数字化将助推新时代文化繁荣和学术发展

古籍善本之所以广受学界、社会高度重视,主要源于其蕴含丰富的文化内涵与独一无二的文化内容。虽然当今我们已拥有《四库全书》、多种汉籍、古籍等数字化平台,但一方面相关数字化平台所使用的古籍往往并非是善本,即使有些善本被收录其中,如《四库全书》等,但该书的修撰者却对所收古籍进行了修改,一些古籍已失其原有面貌。另一方面,古籍善本中的很多孤本、珍本等至今未曾面世,其所载录的有关信息也无从得知,而有些已知善本,其相关信息没有得到充分发掘。因此,将古籍善本数字化,使其所载信息全面、清晰地展现出来,无疑具有重要的学术价值和意义。

从目前成功的例子中,我们可以感受到数字化带来的魅力。如上海图书馆藏宋刊元印公文纸本《增修互注礼部韵略》一书,经数字化扫描,在该书纸背发现比较完整的元代户籍文书300多叶,涉及元代湖州路700多户的户口登记问题。这是近代以来有关元代户籍册的第一次大规模发现,其对于元代户籍制度研究具有无可替代的史料价值和意义,对于元代经济、政治制度等研究同样也具有重要意义。再如,经过数字化扫描处理的还有上图所藏宋元递修公文纸印本《后汉书》、宋刻宋元递修公文纸印本《魏书》、明公文纸蓝印本《毅庵奏议》等古籍善本。目前从前两者的纸背发现了明代“小黄册”文书,虽然“小黄册”此前已有发现,但此次发现为明代黄册制度研究提供了许多新信息,而在后者纸背发现的明代文、武官考语册,则属于首次面世,对进一步认识明代官吏考核制度,具有重要意义。

经过全面的数字化处理,古籍善本本身的文本信息不仅得以彰显,且将其附带的批校、题跋、印章、纸背文献等信息也有效地展现出来。大量新信息的出现,必将为今后的学术研究提供广阔的沃土,也必将为新时代中华传统文化的繁荣和发展注入新的活力。

数字化是海外汉籍回归的有效方式

世所悉知,由于种种原因,自近代以来我国有大量的古籍流失海外。如美国的国会图书馆藏有汉籍达105万余册,所藏善本近2000种;再如日本的静嘉堂文库,也是闻名于世的汉籍收藏机构,仅其收藏的宋元本古籍就有250多种。

这些珍贵的汉籍善本,早在上世纪四、五十年代就引起了我国学者的注意,如王重民先生编纂出版《美国国会图书馆藏中国善本书录》等汉籍目录。八十年代以来,我国学界对域外汉籍的关注、研究日增,尤其是在我国传统文化遗产保护、传承备受关注的今天,如何让这些汉籍善本“回归”,成为了学界和社会关注的热点问题之一。

目前看来,除了纸本文献的回购、复印之外,相关文献的数字化处理不失为行之有效的手段。如从2010年开始,国家图书馆等机构与美国哈佛大学图书馆开展了相关古籍善本的数字化合作项目,计划对该馆所藏4200多种汉籍善本进行数字化处理。目前,相关古籍的数字化已全部完成并成功上线,读者可以免费下载、浏览,这为古籍善本的利用提供了极大便利。因此,推进海外汉籍善本的数字化,无疑是目前实现相关古籍回归的有效方式。

古籍善本的数字化,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目前古籍善本的数字化虽已起步,但距离人们的期待还有很大的距离。因此,今后还需做好顶层设计,加快推进,避免重复建设,既要实现所有古籍善本的数字化,也要实现古籍善本的全面数字化,即不仅仅关注善本的正面,也要对其纸背文献等加以处理。同时,还要有国际视野,将海外汉籍善本纳入数字化的范畴,通盘考虑。相信随着古籍善本数字化时代的到来,中华传统文化的保护、传承和发展,必将迎来新的发展阶段。(杜立晖)

【系列稿件一】李明杰:中华善本在当代中国的保护与传播

【系列稿件二】吴国武:激活古籍善本新生命,彰显中华文明新气象

【系列稿件三】漆永祥:古籍善本何以为文化续脉,为时代添彩

【系列稿件四】杜志强:古籍善本价值重大,中华文明源远流长


尹 鸿:创作应追求“以人为本”的境界 《破冰行动》是将一个容易简单化为动作类型剧的题材,转化成一个有现实主义基础和人性观察深度的电视剧。无论人物形象的栩栩如生,还是制作上的一丝不苟,所体现的无非是创作生产者的艺术态度:尊重生活的丰富性、尊重艺术的规律性、尊重观众的鉴赏力。 2019-06-06 11:09 野生感是娱乐圈的稀缺资源 现在随便一档偶像选秀综艺,就能为娱乐圈输送几十个新鲜艺人,娱乐圈这个大型名利场越来越拥挤,层出不穷的新人让大家眼花缭乱,但也越来越缺少辨识度。艺人们要么彬彬有礼乖巧得体,要么搞笑自黑玩耿直人设,总之都有着相似的模板和套路。 2019-06-06 09:30 童话不只有唯美,也可以厚重 从严格意义上说,《最后一头战象》并非童话剧,但我们却更愿意把它看作一部童话,因为它既具有童话的诗意又具有童话故事启人向善的特质。对于那些从未在云南边境小镇打洛生活过的人而言,这个人象共生共存的地方就像是童话里的王国。 2019-06-06 09:14 综艺节目不应只迎合年轻观众 综艺节目需要观照更普遍的社会空间,将不同社会群体、代际视角导入,勾勒更鲜活、生动的时代性表达:既要让作为“生力军”的年轻受众更关心周遭和世界,也要让文艺创作真正面向大众、无屏障地为更多普通人创造共情。 2019-06-05 10:13 融情感于技术,其心可贵,其路亦难 在特定的情境,尤其是在充满幻想的虚拟化剧场里,追梦的航空人仰望星空,也渴望落足大地,找到心灵的停靠处。一个时代、一段历史值得收藏,一个人的面孔、表情最是珍贵。希望它们在话剧中能远看宏大,近看生动。 2019-06-06 09:18 莎士比亚戏剧是抄袭的吗 托尔斯泰曾毫不留情地贬斥说:“莎士比亚的戏剧,是抄袭的、表面的、人为零碎拼凑的、乘兴杜撰出来的。”“大学才子派”剧作家罗伯特·格林,也曾含沙射影地指责莎士比亚剽窃别人的故事,将他比作一个“暴发户乌鸦”,意指借别人的羽毛装点自己。 2019-06-05 10:11 饭圈追星,多一些清流少一些浑水 当原本不食人间烟火的美声歌手遭遇饭圈追星模式,那些龌龊气息也被带入,被称为“演艺圈清流”的《声入人心》如今也混入了不少浑水。饭圈文化对小众艺术的推动能力令人称道,但是它的负面效应也不应小觑。 2019-06-05 09:39 拒绝电影屏摄,离文明观影近一点儿 “屏摄”是指观众在观看电影时用手机对电影屏幕上的画面进行拍照或者录像。自从智能手机普及以后,在社交网络上分享自己的生活似乎具有了一种仪式感,人们开始习惯于用手机来记录生活中的一切。但是,应当指出“屏射”不仅是一种“失德”行为,甚至会触犯法律。 2019-06-05 09:54
从《临安春雨初霁》看陆游的诗意与失意 《临安春雨初霁》是陆游的名作之一,历代评论尤多。颔联是历来称颂的名句,诗人客居生活的无聊,壮志难酬的慨叹,报国无门的悲愤,最终都散落在江南的杏花春雨中,千百年来,绵延不绝。 2019-06-04 10:21 修复经典神剧,高清版要不要留住“年代滤镜” 影片修复,最开始修复的是片源品质较好的好莱坞片和港片,近年来开始着手修复库存和需求更大的国产剧。对于原片是修旧如旧还是修旧如新,需要综合考虑观众的需求。同时,老片修复不能停留在修复和保存,要重在传播,在与观众的互动中延长作品的艺术生命。 2019-06-04 16:33 楹联是传统文化特征的最好诠释 商业楹联作为一种特殊的商业文化形式,是在商业文明的实践基础上形成的,它植根于中国传统文化的土壤中,可谓民族文化中的瑰宝。它是商业活动中特有的传统装饰艺术,同时也是一种商业文化和巧妙的广告方式,有着较高的艺术价值。 2019-06-04 10:23 “中国版福尔摩斯”让西方人了解古代中国 高罗佩偏爱富于人情味的“凡人英雄”,因此他创造的“狄仁杰”有良知有担当,也有局限。他欣赏狄仁杰,但不回避他的弱点——正是因为这样的创作态度,让《狄公案》里的人物形神兼备。 2019-06-04 10:09 中国少儿舞蹈如何开创新百年 从上世纪20年代开始至今,少儿舞蹈多年以来取得了巨大进步,但是把它放在整个百年历史中,如果把我们现在做的作品和黎锦晖的作品比较一下,把我们现在完成的任务和当时一批有志于儿童舞蹈的前辈创下的成绩放在一起探讨一下,我们现在进步到哪儿了? 2019-06-03 10:15 舞剧《天路》:从一首歌到一部剧 3年积淀打磨,10余次专家研讨会、20余次剧本创作会、11轮47场京内外演出……舞剧《天路》历经了艰苦而又美好的孕育过程。一部通过不断打磨精益求精的《天路》,也是一个关于现实题材主旋律舞台艺术创作的探索样本。 2019-06-03 09:59 我们有权对“被直播”说“不” 直播不仅仅是一种技术行为,更关乎镜头前人们的权利问题。随着互联网直播技术的发展,公共空间和私人空间的界限逐渐模糊。通过直播泄露、曝光他人的隐私,成为直播吸引流量的惯用手段。窥私欲加上利欲心的驱使,使得许多网络主播、商家等都对此趋之若鹜。 2019-06-03 09:49 没有童心和诗心,就没有文学 有人以为儿童文学是“小儿科”,那是大错特错了。纯洁的心灵,会在这里找到真正的知音。儿童文学其实是一切文学源头的部分。只要是成人读了了无趣味的东西,就一定不是什么好的儿童文学,甚至不是什么文学。 2019-06-01 09:59 电视剧更名太“烧脑”,背后有何玄机 网剧《白发》正在播出,原来的名字叫《白发王妃》。电视剧开播前改名的,还不止于此。据不完全统计,近三年至少有50部热门剧集曾改过剧名。如果通过“头脑风暴”出一些信、达、雅的片名,是观众所乐见的。但一部电视剧最后的成败,还要看拍摄质量。 2019-05-31 09:41 国产儿童电影市场如何破局 谁也没有想到,《何以为家》──一部描述从叙利亚逃亡至黎巴嫩的难民小孩生活的儿童电影,在《复仇者联盟4》的“压迫”下,竟然从“五一”火到了“六一”。《何以为家》作为一部低成本文艺片、儿童片,它的成绩足以震撼国内“式微”的儿童电影市场。 2019-05-31 10:01 国产类型剧如何不断提升精神峰值 《破冰行动》打破了传统缉毒题材剧单纯注重刑侦细节、以情动人的类型程式,也摆脱了当下网络剧过分追求趣味性、观赏性和网感体验的束缚,进一步升华了英雄主义、集体主义之外的个人信仰和精神峰值。 2019-05-31 09:25 陈 晶:诗意的表达,生动再现“行知精神” 《行知先生》是一部有质感、引人深思的好戏,125分钟里,我一直被感动着,借用剧中人的一句话,就是“全身的血都在发烫”。《行知先生》的成功,得益于编剧(系著名编剧李宝群)找到了一种最为契合主人公性格的表达方式——我姑且称其为“诗意的表达方式”。 2019-05-31 15:17 加载更多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天津新闻 » 古籍善本数字化,功在当代利在千秋

赞 ()

评论